查看: 88630|回复: 67

[实教] 欢迎来到实力至上主义的教室13卷+特典(2年级篇2卷)更新100%翻译

  [复制链接]

5043

主题

6816

帖子

158万

积分

团长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1583733

最佳新人灌水之王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20-5-27 14: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密码acgn

5043

主题

6816

帖子

158万

积分

团长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1583733

最佳新人灌水之王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0-5-27 14:25:59 | 显示全部楼层
COMIC ALIVE

23.jpg
密码acgn

5043

主题

6816

帖子

158万

积分

团长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1583733

最佳新人灌水之王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0-5-27 14:27:16 | 显示全部楼层
封面

22.jpg
密码acgn

5043

主题

6816

帖子

158万

积分

团长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1583733

最佳新人灌水之王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0-5-27 14:35:23 | 显示全部楼层
特典

24.jpg
25.jpg
27.jpg
密码acgn

5043

主题

6816

帖子

158万

积分

团长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1583733

最佳新人灌水之王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0-5-28 22:41:17 | 显示全部楼层
特典

11.jpg
密码acgn

5043

主题

6816

帖子

158万

积分

团长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1583733

最佳新人灌水之王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0-6-2 13: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13卷简介

新1年生の仕掛けを回避した綾小路。だが「取れるはずのない満点を綾小路が取った。俺は……手品を見てるみたいだ」数学試験の満点獲得が波紋を広げる。
そんな中、試験の結果を受け堀北鈴音が生徒会入りを要望する。来るもの拒まずの南雲はそれを受け入れるものの色々な思惑が絡むようで……

軽井沢との仲が少しずつ深まるなど、状況が変化を迎える中、全学年で競いあう無人島サバイバル試験の夏休み開催が発表された。
戦いはグループ戦で上位3グループに莫大な報酬が与えられる一方、下位グループは退学ペナルティを受ける。前哨戦として上陸前にグループ作りが許可された結果、全クラスを巻き込んだ人材獲得合戦が始まる!


绫小路回避了新一年级学生的设计。但是“绫小路取得了不可能取得的满分。我……好像在看魔术一样”数学考试满分的获得影响很大。
那样的中,受到考试的结果堀北铃音要求学生会参加。来者不拒的南云似乎有着各种各样接受它的想法……

在与轻井泽的关系一点点加深等情况发生变化的过程中,发表了全学年互相竞争的无人岛生存考试的暑假召开的消息。
在小组战中,前三名的队伍获得了巨大的报酬,而后三名的团体则受到退学的处罚。作为前哨战登陆前被允许组建团体的结果,席卷全班的人才争夺战开始了!

密码acgn

113

主题

598

帖子

1万

积分

卢克

资源被和谐请及时告知,邮箱在空间主页上

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11455

突出贡献活跃会员最佳新人

发表于 2020-6-2 13:5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实教这么快就来了,我的加速快一整年了一点消息也没有

邮箱是tangyunonline@qq.com资源被和谐记得联系

5043

主题

6816

帖子

158万

积分

团长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1583733

最佳新人灌水之王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0-6-5 20: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wojiao350 发表于 2020-6-2 13:59
实教这么快就来了,我的加速快一整年了一点消息也没有

2333想想天国的黑色子弹
密码acgn

5043

主题

6816

帖子

158万

积分

团长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1583733

最佳新人灌水之王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0-6-5 20: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式封面

12.jpg
密码acgn

5043

主题

6816

帖子

158万

积分

团长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1583733

最佳新人灌水之王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0-6-11 23: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特典
21.jpg

12.jpg
13.jpg
密码acgn

5043

主题

6816

帖子

158万

积分

团长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1583733

最佳新人灌水之王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0-6-20 12:28:05 | 显示全部楼层
彩色插图

24.jpg
21.jpg
22.jpg
23.jpg

密码acgn

5043

主题

6816

帖子

158万

积分

团长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1583733

最佳新人灌水之王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0-6-20 12:29:34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录

白屋生的独白
逐渐改变的校园生活
流逝的岁月
临近的夏天,有激战的预感
1年级、3年级学生的战斗
劝诱
暴风雨前的寂静

26.jpg

密码acgn

5043

主题

6816

帖子

158万

积分

团长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1583733

最佳新人灌水之王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0-6-20 12:29:42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载信息

(转自欢迎来到实力至上主义教室吧)
密码acgn

5043

主题

6816

帖子

158万

积分

团长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1583733

最佳新人灌水之王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0-6-20 12:33:32 | 显示全部楼层
试阅翻译

(@暗光闇)


○白屋生的独白

此时此刻,高度育成高等学校校内的1年级教室之中。
老师正传授着粗劣不堪、水平极低的课程。
与我同龄的学生们,面对简单到令人昏昏欲睡的问题,竟还在抓耳挠腮。
我甚至产生了自己一个大人正混在一群幼儿园小朋友当中的错觉。
我不止一次地,想要为在这里学习的徒劳,以及宝贵时间的浪费而慨叹。
每当这时,我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出某个人。
因为,光是这样,名曰“憎恶”的感情便会从内心深处喷涌而出,令我回想起自己驻留于此的意义。而力量也会自然而然地倾注于我那握着数位板的右手之中。

绫小路清隆。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知晓了这个名字的呢。
就算试着去回忆,也很难想起准确的日期。
然而我很确定,从我开始记事起,这个名字就已经刻在了我的记忆里。
只要是在白屋学习的,没人不知道这个名字。
这是为什么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比无论哪期、什么年纪的学生都要优秀。
没有一个人能够超越4期生的绫小路清隆。
结果而言,作为完美的范本,绫小路清隆被树立了起来。
一个小孩子,却给整个白屋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我们这些低他一个年级的5期生,应该说受他的影响最深也不为过。
据说,那个男人无论面对多么过激的培养方案,都能留下出色的成绩。
然而,要说的话,我也一样。我在5期生当中的成绩一直都是出类拔萃的。
我一直都在证明,我是比所有人都优秀的天才。
可是……天才如我,却一次都没有被夸奖过。
其中缘由,应该不用我说明了吧。
教官嘴里,永远是同一句冷冰冰的话。

『1年前的绫小路清隆比你厉害得多』

无论我如何努力,无论我的成绩多么拔尖,却依旧得不到认可。
得到的,就只有追上那遥不可及的、宛如神一般的存在的命令而已。
跟我在一个房间里学习的人当中,还有人开始『崇拜』起被神格化的绫小路清隆。
真是丢人。
本来接受的是成为第一的教育,却自己放弃成为第一。
这种人,怎么可能在白屋里生存到最后。
到头来,用不着我嗤笑,那群人一个个都被淘汰掉了。
然而,我也并非完全没有变得弱气的时期。虽然的确没崇拜他,但我曾经怀疑绫小路清隆这号人物其实并不存在,只是为了激励我们而被捏造出的架空人物罢了。
教官们肯定是看透了我这种感情。
某日,我接到教官们的指示,被带到了外部的人使用的参观室当中。
虽说隔着层玻璃,不过在那里,我第一次用肉眼确认了绫小路清隆的存在。
他根本不可能知道我正看着他,只是轻描淡写地留下了令人惊诧的成绩。
直到今天我都还记得,看到他的身姿,不知不觉间,我竟瑟瑟发抖起来。
然而,要问我是不是感觉像看到了神明,我会强烈否定这一点。
不是这么回事。那个存在是我们的仇敌。
『崇拜』是不行的。只有『憎恶』,才是能够奋发自我的重要感情。
没错,令我全身颤抖不已的,正是名为憎恶的感情。正因我无时不刻地憎恨他,才成功在白屋中留到了最后。
说到底,崇拜、憎恶之类的,不过是个体的私人想法或是感情罢了。
对组织的人而言,学生们怎么想都是次要的。
白屋的最终目标,并非创造能成为第一的人。
而是将研究确立下来,从而量产卓越非凡的人类。
这才是白屋的存在意义。
不论是自己还是绫小路清隆,只要是成功例,具体是谁根本无所谓。
正因如此——失败例毫无价值。
也就是说,如果绫小路清隆被选为成功例,那现在正做这些学习的我,存在意义又将何去何从?
只会被当作失败样本之一,毫无价值地结束一生罢了。
多么悲惨的末路啊。
我将会跟那些被淘汰的学生们落得一个下场。
我怎么可能认同这种事情。
无论采取何等手段,都必须得证明“绫小路清隆”并非第一。
必须得让组织认可,我才是那个成功例。
而千载难逢的机遇,突然就降临到我的身上。
绫小路清隆打破了命令,拒绝回归重新运作的白屋当中。
拜此所赐,从未与他有过交集的我,获得了接触绫小路清隆的机会。

——没错。

能够直接埋葬他的、独一无二的机会终于来临了。
为此,常识这种故弄玄虚的玩意,还是一股脑抛掉比较好。

按说的话,杀掉他……其实也是解决问题的1个办法。


○逐渐改变的校园生活


这天,2年D班迎来了至今为止从未经历过的奇怪状况。
幸村辉彦一边小幅抖动着右腿,一边反复朝教室入口张望。
「稍微冷静下呗?隆儿才出去5分钟不到诶。他是被老师叫出去的吧?估计还得要一会儿」
同班同学、也是亲密友人的长谷部波瑠加对幸村搭话道。
而佐仓爱里和三宅明人也围坐在她的身边。
「我很冷静……不用担心」
虽然如此答道的幸村暂时停止了抖腿,但离他再次失去冷静并没有花多少时间。右腿上下起伏摩擦着裤子的声音静静回荡在四周。
幸村本来打算一等放学就找绫小路谈话的,结果由于堀北的登场暂时打消了念头。之后又从堀北嘴里听说他被茶柱叫走、不知去向何方,这才在教室里等他回来。长谷部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望向窗外。
她深知一般情况下幸村是不会抖腿的,因此很快就醒悟到再叫他冷静一点也毫无意义。2年D班教室内淤积着沉重的气氛。
迎来春天的5月天空,实在是湛蓝澄澈、美丽得很啊。长谷部心想。
然后,她重新思考起,为什么情况会变成这样。
1年生和2年生组成一队进行的4月份特别考试。
其中考到的5门科目里,自己的朋友绫小路清隆的数学那门考了满分。
如果是平常的考试,出现考满分的学生并不稀奇。
以学力靠前的幸村为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些考满分的学生。当然,偶尔也会有些意外的伏兵考到满分。这些人要么是考前卖力学习,要么是偶然押中了考试范围。
但这次的考试,似乎跟之前的有天壤之别。
当然,虽说没有幸村那么强烈,长谷部也依稀注意到了。
这次的特别考试,不论科目,班内考了满分的就只有绫小路一个人。
光是用考前突击或者偶然已经无法解释。
「才过了6分钟么……估计还回不来」
作为朋友,如此躁动不安的幸村实在令人放心不下。长谷部本来打算换个完全不同的话题,但最后还是决定陪在幸村身边,把话茬抛给他。虽说这么做的理由,主要是考虑到能够稍微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但长谷部自己也想知道,绫小路考到的这个数学满分,到底有多么厉害。
「这次的题这么难么?」
听到这个提问,幸村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不是难不难的问题。考试的时候我甚至没读懂题干的意思」
幸村的意思是,不是没解出答案,而是连问题本身都理解不了。
「考完之后,我凭印象去查了查考试原题,发现这完全超出了高中生的学习范围。也就是说这本来就是不可能答的上来的问题」
「这什么意思。学校是不是有病呀?这根本就不是超出考试范围这个层面的问题了耶」
「的确是不讲道理。正因如此,每个科目能拿到的分数都剧烈下滑了。不过嘛,正如茶柱老师说的,没那么难的问题也塞进来很多」
除了塞进几道出其不意的高难问题之外,还夹杂了不少低水平的题目。
也就是说,这场考试被调整成,虽然考不到满分但也考不了低分的状态了。
「就是说这次做了提高平均分的补偿咯」
「毕竟考试结果关乎到退学嘛。对班级而言算是帮了大忙」
这事儿本身值得欣喜,但对幸村而言这都不过是小事。
「绫小路考到了本来不可能拿到的满分。我……仿佛见证了一场魔术」
从特地以姓氏称呼这点,也能看出幸村的愤懑。
「居,居然能解出这种问题,清隆君好厉害呀!」
为了稍微改善目前的沉闷氛围,佐仓如此发言道,脸上带着贤明的微笑。
而这似乎起了反效果,反倒让幸村的脸绷得更紧了。
「我自认为这一年里,自己好歹见识了这个班里所有人的学力。正因我在此基础上判断那题谁都做不出来,这次的结果才会让我如此惊讶」
「详细讲讲呗」
听到绫小路组对话的篠原,也加入了对话当中。
回过神来,有很多同班同学都在倾听幸村的发言。
「你们都在平板里确认了吧。这个班里有哪怕1门考了满分的人么?不,看看别的班就更清楚了。你们放眼整个2年级吧。一之濑也好,坂柳也好,没有一个学生考了满分」
事实胜于雄辩。幸村把发生在现实的事情摆到了台前。
通过操作平板电脑,2年D班之外的考试结果也能看得到了。
「我都没注意到。别的班的成绩也能看耶。为啥啊?」
一脸震惊的篠原,拿着递过来的平板,不可思议地滑动着。
「谁知道呢。是因为导入了OAA呢,还是其他的原因呢。不论什么原因,都得等到下次考试公布详情才能知晓答案」
「哇,讨厌啦。人家的分数岂不是会被很多人知道。真糟!」
统领班上女生的领袖・轻井泽惠,一边悲鸣一边说道。
随后,她又接着这样说。
「莫非绫小路君只有数学这方面是天才么?你们看,在电视剧之类里头,偶尔不是会有用数学啥的解开杀人事件的主人公嘛,大概就这感觉?」
听了跟佐仓方向性不同但同样KY的轻井泽的话语后,幸村一脸无语地否定道。
「那你说说看,为什么他之前的数学考试不是满分?都能做出这次的题目,那之前要是不考满分或是接近满分就说不过去了」
幸村语气强硬地顶了回去,像是觉得对方完全没抓住要点似的。
「这种事情你问人家有什么用。那会不会是这么回事呢,比如春假期间拼命学习了之类?」
轻井泽这偏离要点的回答,令幸村渐渐不耐烦起来。
「这不是短时间里能搞定的事儿。哪怕他进行了我所无法想象的高层次学习,也无法解释他为什么能做出远超高中生知识范畴的问题。连这种事情都不懂就不要插嘴行吗」
语气很冲的幸村让轻井泽也烦躁起来,逐渐逼近沸点。
「这种事儿人家又不知道。能不要随随便便发火吗?你很烦诶」
「对呀对呀。把气头撒到轻井泽同学身上像个什么话?」
前园立马回击幸村,为轻井泽帮腔。
获得友军的轻井泽,立即转头开始挖掘幸村说过的内容。
「你口气倒不小,会不会只是自己没理解清楚题意而已呢?其实只是你自己做不出来,问题本身并没那么难吧?」
轻井泽内心很清楚自己的话很牵强。
但她正因为觉得自己有必要在这儿演这个丑角,才没有改变态度。
不过,随着现场的氛围逐渐升温,对于绫小路的质疑也不由分说地渐渐加深。
「你这就忘了么?这可是连坂柳和一之濑都没拿到满分的题目」
「那会不会是碰巧只知道这一道难题呢?」
「我说啊——」
幸村已经超离愤怒,直接到了无语的地步。
然后,他为了整理脑海中的思绪,开始了说明。
「我呢……所以,也就是说那家伙……可能本来就擅长数学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吧,我觉得」
「那不就行啦。这不就是我说的,他是数学天才,对吧?」
「这不是重点。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那家伙——」
「啊抱歉。我有个想法不知该不该说……」
正当话题滑向出乎意料的方向时,南节也(人名)也作为参战者乱入到对话当中。
「绫小路突然考个满分的确令人费解,幸村说的话也没什么奇怪之处。只不过要说他是数学天才,你们觉不觉得也太突兀了?毕竟他至今为止从没考过什么厉害的分数嘛」
这次的发言是为幸村打圆场,并且从不同的方向发起了疑问。
「所以我在想,会不会是绫小路这小子干了什么不光彩的勾当呀?」
幸村,以及诸多其他同学的脑海里开始产生的,是『绫小路原来是数学天才』的想象。然而,与此正面交锋的意见也冒了出来。
『万一他不是凭实力做出来的呢?』的疑问。
「这还真有可能。比方说看到了答案之类的。你们看,1年级的时候不也有过么?就是出了跟过去问完全一样的题目的那次!」
想起这些的池宽治大声说道。
1年前的春天,同班同学从3年级学生那里得到了过去问。虽然那次考试非常难,但只要能记得答案,谁都可能考到高分。
「可假设题目跟过去问完全相同,那不跟我们通气岂不很怪?况且其他班的人都没注意到这点也不太科学啊」
听了池的发言,宫本很冷静地道出了自己无法接受的部分。
「那……就是用不可明说的方法,事先得知了题目的答案么……?作弊之类的」
「作弊?怎么作弊?」
池漠然地答复后,站在他身旁的篠原吐槽道。
「黑掉学校的电脑然后把答案偷出来之类的!不是很有可能嘛!」
「那你这观点就跟轻井泽一样了……」
面对班里已经无法收拾的烂摊子,幸村头痛不已。
然而奇妙的是,正是靠着这场炒热的话题,时间开始扎扎实实地流动起来了。
议论中心的热度,正集中在绫小路并非靠实力解开难题,而是靠某种方法得到了答案这一方向。
考虑到他之前从未考过高分,这或许是相当自然的流向。
而扭转这一流向的,正是至今为止一直默默侧耳倾听的须藤健。
身高超过186cm的高个子站起身来,霎时聚集了全班的视线。
「你们好像讨论得热火朝天,但根本就没有绫小路作弊的证据不是么。别在当事人不在的时候擅自下定论行吗」
这话本身非常在理,可说这话的人是须藤这一点,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特别是对平日里跟须藤处得很好的池而言,这一点都不好玩。
「你什么意思啊健,难道打算站绫小路那边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可是,答案纸怎么可能简简单单就能见得着呢。……我只是在想,他凭实力考到满分的可能性还更大些吧」
他发言的后半段有些不够干脆利落,但他还是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要说实力,他上个月OAA的学力可是比我还低的哦?不靠做坏事怎么可能考满分!」
放学后看了新版OAA数据的宫本,像是要将舞弊一事盖棺定论似的说道。
「也就是说跟1年级的时候不同呗。无论是谁都会成长的撒」
「不就是须藤君说的这个意思么?毕竟宫本君的学力还被须藤君超了嘛」
轻井泽尖锐的指摘,令宫本的脸色顿时有些难堪。
1年前,说是学年吊车尾也毫不夸张的须藤,到了更新后的OAA里,学力一下子攀升到了54。虽然只比宫本的53多1点而已,但的的确确是超过了。
「那,那毕竟须藤学的很勤奋,他的成长我也认可……可绫小路也提高得太多了吧!」
「所以他是不是跟高园寺一样,只是在放水而已呢?」
这时,轻井泽之前提到的『只有数学这方面是天才』的论点又被搬了出来。
话题像是绕了个大圈,事态却开始朝着更加糟糕的方向发展。
「那这岂不问题更大了。意思是他根本没为班级做出贡献不是么」
本来能拿的分却不去拿。
如果他真的是在隐藏实力,那池的发言就一点问题都没有了。
圈子里关系一向良好的须藤他们,即将陷入内部纷争。
判断不能再这么拖沓下去的1名学生,此时开始了仲裁。
「大家稍微冷静点吧。在这儿上头也解决不了问题不是么」
在班上的氛围不断恶化的当口,平田洋介出面按下了暂停键。通常都是率先出马统合众人的平田,这次却最大限度地保持了沉默。因为,他决定等到自己把握了全班同学在考虑什么、有什么想法之后,再为了打破僵局而行动。
平田首先语气温和地对须藤说道。
「须藤君,你社团活动的时间差不多到了吧?」
「诶?哦,哦哦你这么一说确实」
突然的现实话题顿时点醒了须藤。
「我知道你很在意这个话题,但现如今不确定的部分太多了。我觉得吧,要是只是臆测的东西甚至影响到你的社团活动,那就太不划算了。你很清楚,仅凭一句『不就迟到一回吗』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对吧?」
平田判断,目前的首要目标,是减少留在教室里的人数。
让头脑发热到忘记社团活动的须藤他们冷静下来。OAA的导入,令在意自己成绩的学生人数暴增。须藤也是其中的1人。
拿起书包的须藤,短暂凝视了一下在这场骚动中一言未发的铃音的背影后,便悄然离开了教室。而其他参加社团的学生们也紧随其后。
「我也得走了。抱歉,启诚就交给你了」
「嗯。三三,之后再见」
身为绫小路组一员的三宅,收拾好去弓道部的行装后,在长谷部和佐仓的目送下,也离开了弥漫着不详氛围的教室。
虽然除此以外还有一些学生匆匆踏上归路,但仍然还有半数以上的学生继续留在教室当中。

1


我们D班刚刚考完升上2年级后的第一次特别考试。
虽然我在跟宝泉的摩擦中左手负伤,但也借此成功排除了退学的危险。作为代价的伤口估计还要一段时间才能痊愈,但这也没办法。
在月城的目送下离开接待室的我,待门一关便稍微舒了口气。
这样一来,无忧无虑的学生日常总算回来了……。
可目前的状况,已经逐渐容不下这种天真的想法了。
何况,如今的环境本来就已经开始同日常渐行渐远。
被理事长代理叫出去谈话,在很多学生眼里本来就是令人诧异的事情。思考着这些的我,也只得接受摆在眼前的、令人无能为力的现实。
只能如此下定结论:逃进这所学校的我,永远会被枷锁缠身。毕竟,得到解放的唯一手段,唯有『退学』而已。
「看来你们已经谈完了?」
「嗯,是的」
在接待室不远处待机的茶柱,理所当然一般地与我会合。
看到茶柱的身影,我心里有些沮丧,但并不会写到脸上。
月城现在还不知道我跟2年D班班主任茶柱和2年A班的真嶋老师联手一事。这种情况下,茶柱一直在这儿等待被月城叫出去的我,除了不自然还能有什么。
把通过茶柱传唤我这事当作班主任的职责来考虑的话,倒也没什么;可如果是月城,不排除他会把此事作为陷阱之一来利用的可能。正因如此,说实话我其实不想跟她再次碰头,而是直接闷头就走的。
如果站在普通师生的立场上,老师留下来等学生是很不自然的行为。
要是情况再稍微缓和些的话,茶柱的脑子也许也能转过弯来。
她肯定是受了我数学考了满分、实力的一部分公之于众一事的影响。我能理解茶柱内心的动摇,可她这次行动实在有些草率。
要说有哪1点可以拥护她一下的话,那就是我跟她之间,对那个男人的评价有所差异。
至少在茶柱眼里,『跟自己班上学生的父亲有所关联』这一部分要更加优先。
毕竟她不清楚白屋之类的背景,也情有可原吧。
我跟她之间对于月城的警戒心、温度差,也就自然而然地拉开了距离。
因此,对于这一点我不会发表任何看法。
现在我也只能尽快离开现场,于是继续向前走去。
「从今天起,你也算是个有名人物了」
我还在想她会说什么,果然是与这部分相关的内容么。
「我并不怎么高兴,这只是必要的措施罢了。只能认为这还在容忍范围之内」
「可是其他班的学生暂且不提,你打算怎么跟自己班上的同学解释?你至今为止一直尽力扮演了不起眼的角色,可突然就在那么难的数学考试里拿了满分,同学们肯定不会放过你。你已经提前做好应对了么?」
我一边把她的话当耳旁风,一边考虑起今天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书包还搁在教室里,所以之后我必须得回去一趟。
「我上哪儿去提前应对。现在才开始想策略呢」
特地事先给同学们做预告说自己这次特别考试数学会考满分,那才是脑子有病。
「这可真是难为你了。做好被提问淹没的觉悟吧」
「我知道的」
要是哪怕稍微理解一点接下来的事情的话,能不能赶紧放过我呢。
「就到这里吧。如今跟班主任独自二人走路,会受到一些不必要的关注」
知道啦知道啦。茶柱一边嘀咕,一边朝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她看上去是打算尽量压抑情感表现,但我很容易就能看出,她的欣喜简直溢于言表。
她也许是个看起来比任何班主任都距离学生更远,实际上却是离学生最近的老师吧。正因自己学生时代留有遗憾,难以压抑的感情才会喷薄而出。
在一般的学生面前,这副扑克脸可能够用了吧……可在我看来,她简直滑稽的很。容易操纵是个优点,可现在只能算是碍事。
再在茶柱身上分散精力也是白搭,于是我便暂时把她的事抛在脑后。
之后,我拿出手机尝试跟堀北通话,拨号音是有,可对面就是不接。
我又试着发了条简单的短信,却也没有显示已读。
「没办法了」
现如今,最能够打开局面的就数堀北了。
至今为止的1年时间,数学这门课的对决,学生会相关的事宜。
稍微解释一下状况,就能在某种程度上随机应变。条件允许的话,我本想先稍微跟她通下气的,这下看来只能靠临场发挥。
已经能看见2年D班的教室了。
刚刚考出个数学满分的教室里,会是什么样子呢。
要是跟往常一样,几乎所有学生都回宿舍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如此希望着的我一回到教室,就发现眼前的景象与我的期望大相径庭。
从我被月城叫走到回到教室,大概过了30分钟不到。
一般情况下大半的学生都应该已经出校园了。
然而,虽说教室里的都是没有社团活动的学生,可还是有相当多的人留了下来。
他们的目的不消说,肯定是我。
对亲身体会到现场的氛围和视线的人而言,这简直不言自明。
刚才没接我电话的堀北也在。
看来堀北比我想象的更加看得清局势。
我都来不及对她表示感谢,刚一踏进教室,一群学生便一股脑地冲了过来。
站在最前面的,是绫小路组的成员之一,启诚。跟喜不自禁的茶柱正好相反,他的表情中蕴含着几分愤懑。
「之前你都给我打了招呼的,真是对不住」
启诚是打算刚一放学就找我谈话的,而堀北的出场把他盖了过去,因此我首先为此事致歉。
「这都没什么的。比起这些,你时间还宽裕么?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同样是绫小路组的波瑠加、爱里也凑到了他身边。
明人不在,应该是跟刚才提到的那样,去忙社团活动了吧。
而其他很大一部分看客,则是竖起耳朵,观望情况。
「你啊……数学的100分是怎么回事?我用OAA查遍了整个2年级学生,就连一之濑和坂柳都没考到满分。整个学年可就只有你一个」
平常考试拿个好成绩,是不可能变成现在这个气氛的。
然而这次考试完全不同。
越是学力高的学生,就越能理解考满分的异常。
哪怕是那些学力低到无法理解这点的学生,恐怕也已经从周围的人那儿听说了考满分的异常,从而理解了状况。
「关于这件事——」
我游走视线,向坐在教室前排的堀北寻求帮助。
「嗯,就由我来说明吧」
这个时间点,堀北本来也应该回宿舍了,但她应该是看到教室里剩下的学生的状况才决定留下来的。很准确的判断。从她的关注点一直在我身上,可以看出她应该是为了帮我打圆场才留下来的,没必要特地去确认了。
为了集中分散的视线,她站起身来,特地朝我走近了一步。
「我……是找清隆提问题的」
作为多余的外人介入进来的堀北,令启诚表露出强烈的厌恶。
「是的。可是啊幸村君,对于你的这个疑问,我可是有正确答案的哟」
「……怎么一回事?」
通过使用故弄玄虚的表述,堀北一句话便将启诚和其他同学的注意力全都集中了起来。
「我和幸村君——不对,是整个2年级学生都没人能拿到的数学满分,为什么绫小路君能够拿到,你是不是觉得特别不可思议呀?」
堀北这句话是在问启诚,然而在场的所有人肯定都有这个疑问。
「没错……。说实话,现在我脑子都是乱的。我刚才也说过吧?试卷最后的那些个问题根本就没法做。可清隆却跟个没事人似的把它们全做出来了,我怎么着都无法理解」
事实上,考试刚结束的时候,我记得班里一部分人对考试内容十分震惊。以启诚和洋介打头,成绩靠前的学生们还针对高难问题进行过讨论。这话题都传到绫小路组这儿来了,我记得当时我并没明确回答做没做出来,只是含糊地搪塞过去了。
「清隆也很清楚,那些题班上根本没人能做得出来。可清隆甚至连炫耀自己解出难题的样子都见不着。这很怪吧?甚至都让人觉得他是有些不可告人之事……比如干了亏心事,从一开始就知道答案之类的」
「他做了弊……也是,会这么想、想要去这么认为,一点都不奇怪」
堀北将启诚特地委婉表达的话语,直白地表现了出来。
启诚有些难堪地别过脸去,而堀北却继续追击。
「就目前这状况,不去怀疑才是强人所难。假设我是一无所知的学生的话,肯定也会像幸村君一样,觉得绫小路君是暗中作弊了。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堀北稍微调整了呼吸,瞟了一眼注视着自己的同学们。
「我打算之后向今天不在场的人做同样的说明。为了解开绫小路君考满分的谜团,首先需要把话题回溯到去年的初春」
去年的初春,也就是我们刚进这所学校的时候。
「之前不是换过座位么,在此之前我的座位一直都在绫小路君旁边,大家都记得很清楚吧?入学后不久,在跟绫小路君聊天的过程中,我偶然发现他是个非常擅长学习的学生……比我还厉害」
「比堀北还会学习?等下喂。我还记得清隆入学时的分数全都是平均分左右。很抱歉我根本看不出这其中有什么值得特别看待的点。在OAA上他的成绩不也只是全体中间水平的C么」
回顾过去、记忆清晰的启诚,他的指摘却也没有令堀北动摇。
「那当然。因为第一场考试结束的时候,我的战略就已经启动了」
堀北说罢又远离了我,转而走向讲台。这是为了将所有学生投在她身上的视线全部转移过去,也是为了把注意力从我这里移开吧。
我的确设想了她会助我一臂之力,但她的做法比我想的还要高超。
「他从一开始就拥有数学考满分的知识。而比所有人都率先得知这一点的我,就设想了一个没什么大不了的战略」
「……没什么大不了的战略?」
对启诚而言,问题点肯定不止一个两个才对。
他肯定很在意我是怎么获得这些知识的。
但总之,堀北决定对此避而不提,继续推进话题。
不在于怎么获得这些知识,而在于为什么要隐瞒擅长学习一事。
堀北仅以此为焦点,让其他人的意识向这个焦点汇聚。
「去年4月,D班的学生由于收到一大笔钱而兴高采烈。说来惭愧,我也是其中一员。但在这背后,我预感到今后可能会发生不测。这时,我试着拜托了邻座的绫小路君,在考试的时候能不能放一下水。这也可以叫做温存战力,或者是杀手锏吧。当然,我让他保持在不要拖班级后腿的程度。学校给的学力C判定的评价,就是这么来的」
堀北向其他人说明,我至今为止并不显眼的学力,其实是人为拟定的战略一环。当然,如果仔细回顾一下1年前的事情,肯定会有人发觉这话有蹊跷。当时的堀北并不是那种能跟别人处好关系的类型,具体是在什么时间点注意到我的高学力,等等。有不少地方都存在漏洞。
然而1年前的记忆,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都是相当遥远的过去。那些能刻进海马体的强烈事件暂且不提,印象不深的场面的话,那就更不用说了。
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够如数家珍一般回忆起这些事情。
大多都是『好像是有这么回事』,靠脑补填补了记忆。
当然,对于像启诚这样怀有强烈不信任感的人而言,没这么简单就能糊弄过去。
他没有放过堀北,针对并不周全的部分进行了追击。
「……你的话很难令人信服。要是对学校的规则抱有疑虑,从一开始就考高分才对班级更加有利吧。就连这次考试都能拿满分,那学力拿个A或者A+也不是不可能。哪怕多一个人的成绩,也应该会让班级点数稳步上升才对」
启诚表示,完全无法理解温存实力的好处。
「这个嘛。如果只是追求眼前的班级点数,那倒还好。然而,假如他从一开始就使出全力——绫小路君如今会是什么样子?不,准确的说,他的未来将会如何?」
面对启诚的不信任,堀北毫不逃避,凭借临场发挥从正面应战。
她口若悬河,仿佛真的从一开始就计划好了一样。
「未来将会如何……?」
启诚理解不了这句话的意思便问了回去,于是堀北开始说明起来。
「如果按幸村君所说的,假定绫小路君从去年4月开始就使出全力,到了5月,坂柳同学、一之濑同学、龙园君他们肯定就会得知他的名字。如果留下这种『在数学方面也许是全年级第一』的人,迟早会成为其他班的绊脚石。就算有人为了排除掉他而行动起来也毫不稀奇」
「你的意思是,说不定有人会盯上他?」
「没错。在这所学校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毕竟还有通过班内投票形式的特别考试,强制产生退学者的考试。而且事实上,绫小路君一时间还被坂柳同学的战略逼到差点退学。虽然那次只是平凡的他碰巧被当作替身利用了,但也很有可能真的是冲他来的」
堀北的意思是,根据状况,有可能退学的不是山内,而是我。
「不,你这话不对。如果清隆一开始就认真的话,就算跟山内一起放在天秤两端,结果也是显而易见的才对」
「谁知道呢。山内君肯定也会为了不被退学而更加巧妙地周旋,坂柳同学的战略或许也会更加复杂、难以捉摸。况且,至少山内君亲近的朋友比绫小路君更多。天秤上摆的东西不同,看法也会跟着变化才是」
在这么下去也只是互相抬杠,因此启诚也无法就这个点再做深究。
就算搬出其他考试,也都差不多是一回事。
「……那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时机呢。不慎暴露实力的话,到头来不还是一回事么。现在突然崭露头角万众瞩目,今后也可能会成为众矢之的啊」
启诚觉得,从1年前就使出全力跟现在才使出全力,其中的风险并无差异。
而看样子堀北已经预料到他会这么说,丝毫没有慌张的迹象。
「不,1年前就展露实力跟现在才展露实力是有着巨大差异的。这1年间,我们D班的团结力突飞猛进,并且各自的实力都有所提高。我们变得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了」
想必回顾一下1年前的自己,启诚一定也会对此有相同的看法。
「不只是绫小路君一个人。比方说,对……就拿不在这里的须藤君举例比较好理解。去年的这个时期,他简直是个令人难以直视的学生,毫无疑问是这个班级最大的包袱。可是现在呢?虽然他那粗暴的生性还有些许残留,但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至于学力,他的成长可谓节节攀升。并且,再加上本来就高超的身体能力,他截至5月的OAA综合能力,可是比幸村君,你还要高的哦」
4月份的时候还是启诚更高,然而凭借这次的考试,须藤逆袭了排名。
OAA的综合力数值这一无可辩驳的事实,摆在了启诚的面前。
「当初入学的时候,我也好,幸村君也好,有过保护须藤君的实力与意愿么?」
对于那些当初讨论是否应该舍弃须藤,连保护他的办法也懒得考虑的学生,他们真的能够做到认真保护一位同班同学么?堀北就是这个意思。然而假设现在须藤陷入困境的话,启诚肯定会一起绞尽脑汁地思考保护他的战略。
「如果是现在,就算有谁盯上了绫小路君,我们也能彼此协力共同保护他。我是这么判断的。正因如此,我才决定公开绫小路君的能力,开始整体拔高我们班的实力」
已经有一部分学生开始接受这个说法了。
然而仍有过半数的人,内心里还留有若干疑点。
话说回来,堀北并没有足以说服所有人的材料才对。
既然本来就是谎言套谎言,破绽无论如何也避免不了。
当然,这样做并非不能让其他同学暂时收起矛头。
然而,若是有更强力的后援,则事情就又不一样了。
我确认绝大多数视线都集中在堀北身上后,看向了洋介。
这名男生坐拥这个班级的绝对信赖。
洋介虽然面朝堀北的方向,但也会不时装作环视四周、实则观察我的情况。然后,在判断现在不会暴露的这个时机,他与我对上了双眼。
和其他同学一样,我也有很多事情没告诉洋介。要换做其他学生,很有可能也会跟启诚他们一样满腹狐疑、朝我抛来辛辣的质询;但只有洋介,我是不用操这个心的。
他只会最优先考虑,怎么做才能对全班同学有利。
在目前的状况下,无需我的说明,他就已经很清楚自己的职责在哪儿了。
「堀北这个温存战略的意义,我已经稍微有所理解了。在此基础上我有个问题。绫小路是只有数学非常拿手么?」
「关于这点,目前这个阶段我无可奉告」
面对启诚的问题,堀北冷静地回答道。
「绫小路君这名学生,是完全发挥了实力呢,还是有所保留呢。不论事实如何,我们都能通过隐藏『真相』,让他一直作为对于其他班级而言的麻烦存在」
「这——」
「原来如此。堀北同学想说的我已经很清楚了」
一直在观察动向的洋介,从想要继续纠缠的启诚身后帮了堀北一句腔。
他自己也慢慢地朝堀北的身旁走了过去。
「一开始我没弄清状况,一直在听你们讨论,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的确,看不到具体数值的对手会令人毛骨悚然。然后就会有人为了进一步了解详情而收集信息。可如果就连同班同学都不知道真实情况的话,无论对面怎么深挖都毫无意义」
洋介一边用浅显的话语进行补充,一边填上堀北说法里的空隙。
判断出洋介是自己人的堀北,旋即统一步调地赞同道。
「嗯。反正今后肯定会惹人耳目,干脆就利用到底。让对手觉得他是未知的存在才比较划算。现在说不定就有学生在外头竖耳倾听。毕竟这学校就这样」
所有人顿时朝走廊处看了一眼。名为绫小路的学生是只有数学这么拿手,还是其他所有科目都这样呢。通过让敌对侧的班级产生这些疑惑,以令其不知道该把绫小路的警戒等级摆在什么水平。跟洋介的发言一混杂,堀北的话立马就更有厚度了。
「堀北同学真的好厉害哦,是不是呀?人家都稍微有些感动了呢~」
此时此刻,惠也用一句随性的发言打出一记追击。
「你也这么觉得的吧,筱原同学?」
然后朝自己的朋友筱原寻求认同。
她应该是为了不让焦点只集中在我的实力上,打算通过抬高堀北,从而分散其他人的注意力吧。惠的话,即使我没有像给洋介那样给她发信号或是指示,她也能瞬间理解自己的职责并付诸行动。
「就是说嘛。我从前就感觉堀北同学和绫小路同学经常交头接耳,原来她们真的是有为咱们班好好考虑的呀」
刚入学的堀北,除了我以外基本不跟别人对话。
这件事实,到头来却作为正面材料发挥了作用。
如此一来,这个说法是不是就有了一定说服力呢。
洋介和惠所做的这些其他人感受不到的绝妙圆场,效果显著。『既然洋介他们都这么觉得,那肯定就是这么回事了』的集团心理,此刻也强制性地发挥了作用。
「隐藏实力的战略么……。的确,其他班的人现在肯定也相当震惊吧」
就连一直怀疑到现在的启诚也不例外。
「虽然我自己也没完全掌握这所学校的情况,但我觉得留一个保险总归是好的。不知该说幸运还是不幸,绫小路君并不擅长交流,似乎也不喜欢引人注目。就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也想让他有所隐藏」
堀北表示,这个战略之所以能够实施,是因为我跟她两个人的考虑是一致的。
随后,她从启诚身上移开视线,对全班同学讲道。
「这就是绫小路君数学满分的来龙去脉。不好意思吓到各位了」
在没法重来的状况下,堀北漂亮地挺到了最后。但要是再放任这群学生一会儿,恐怕疑问还会重新发芽。
「我觉得,这件事姑且到此告一段落比较好。正如堀北同学所说,隔墙有耳」
洋介干净利落地引导着收场,告诉其他人再这么谈下去会有坏处。越是聪明的学生就越会留有疑虑,但同样的,越聪明的学生就越会更早懂得在这里不能全盘托出的道理。连语言攻势从未停歇的启诚都沉默下来,就是其证明。
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认为这次会谈转移了疑惑。
并且多亏堀北超乎想象的功绩,我今后伸展拳脚就更方便了。
就算展露了数学之外的实力,也可以解释为之前有所隐藏。她为我做的这个铺垫非常关键。
没有事先照会都能出色地把这事儿对付过去,真的得好好感谢她。


2


解散后的教室当中。
迎来迟来的放学时光,学生们纷纷各自散去。
对堀北和洋介的致谢就改日再说吧。他们可能也领会到了我的意思,堀北率先起身离去,而洋介也一边和以惠为中心的女生们谈笑风生,一边走出教室。我拿起书包,混在这群人当中,来到了走廊。
这下我的1天算是结束了……事情可不会这么单纯。
就算大众理解个事情大概就足矣,可私人问题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有几个人立马追上了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绫小路组的成员。从背后接近的人当中,排最前面的那个人脚步声尤为激烈。无需回头,都能知道启诚肚子里到底憋了多少气。
我装作没有注意到这些,继续向前走着。没过一会儿,他就朝我搭话了。
「清隆」
被叫到名字,我缓缓停下脚步。
回头一看,他们3个的表情果然还是很僵硬。
「招呼都不打一个就回去,是不是有点过分啊?」
组里最直言不讳的波瑠加语气强硬地说道。
她这是在代表在前边一脸严肃的启诚和在最后边担心不已的爱里两个人,把想说的话先讲出来了。
这样做看来有了效果,情绪激动、快要发火的启诚暂时合上了嘴。
隔了一次呼吸之后,他才再次开口说道。
「为什么这次的事情不事先告诉我们啊。……要是像堀北说的那样是为了隐蔽信息的话,也就是说你根本就不信任我们几个么?」
他虽然一定程度上认可了堀北的说法,却还是一脸不满。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
这就等同于践踏了认真贴心地教我学习的启诚的心情。
因为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波瑠加和爱里才会追在后面。
这里想要了事,只需要把所有责任推到堀北身上就行。
但对刚刚立下汗马功劳的她做这种事情,实在是于心不忍。
不对,这种感情论是多余的。这里应该有必要考虑今后的事情。
启诚学力很高,判断状况的能力在班上也绝非迟钝的那类,但如果不正面接纳他,就只会让他一直背负强烈的精神负担。如果他无法正常行使功能,对班级是会造成损害的。对执掌全班缰绳的堀北来说也没有什么好处。
「我一直都信任你们。但我判断不透露给任何人才是为了将来打算。正因为我跟你们亲近,才不得不一直扼杀想要告诉你们的心情,沉默至今」
不把责任推给别人,而只是告诉启诚这是我的自主判断。虽然他咄咄逼人,但鉴于他听了波瑠加的一句话就把一腔闷气暂时咽了下去的踌躇模样,这样做会他让在感情上不得不做进一步退让。
「我很理解你为这次的事情气愤不已的心情。毕竟这事关自己最亲密的小组,并且你还教过我学习。真的对不起」
如果被教的那方实力其实在自己之上,换做谁都肯定不舒服。
而他身旁的波瑠加和爱里,估计也有着相似的感觉。
波瑠加从一旁听到我的谢罪,却也没有再次开口。
她应该是判断接下来要让启诚自己思考、自己消化,才保持了沉默。
「说实话,我现在还在气头上。你本来可以从一开始就告诉我你用不着别人教,过个考试毫无问题、自己就能应付的才对」
「你说得没错」
对启诚来说,我的情况也好、我的背景也罢,其实都无所谓。
他希望我从一开始就把这些向他道明,会这么想是很自然的。
「而且就堀北说的内容,之后清隆也会继续打马虎眼对吧?如果你不告诉我你哪科会哪科不会,我是不可能完全信任你的呀」
今后启诚也会一直怀有疑虑,『这小子到底哪门拿手,哪门不拿手』之类的。
作为教别人的一方,身旁要是有这样诡异的存在,肯定会感到不爽。
「我想离开咱们组——哎,要说我没这意思那肯定是假的」
「幸木,你说这话是认真的吗」
一直沉默不语的波瑠加开口了。
毕竟他说的话实在是让人没法再沉默下去了吧。
「嗯,我说真的。直到听了刚才堀北的说明为止,我是铁了心要离开的,因为我觉得清隆完全没法信任。可是……即便如此,在一个组里一起待了这么久,我还是能明白一些东西的。我知道清隆并不是什么坏人。既然是为了全班着想才有所隐瞒,那他不想跟任何人讲也是情有可原的。清隆的确可以告诉我自己不需要补习,可他这么不擅言辞,所以才没说出口吧。我也能理解」
启诚握紧双拳,毫不掩饰地说道。
「只是……对,只是……我还需要一段时间整理内心」
说罢,启诚故意大声地叹了口气。
「在这么说下去也没什么营养了……。到头来我想说的,想表达的就是……你就算别的方面的实力也藏着掖着都没关系。你又没有像高园寺那样给班级拖后腿,没有人有资格对你说三道四。我再像这样对你强加指责,也只会让气氛变得更糟糕罢了」
可以说比所有人都更加不满、不服的启诚,却为了绫小路组,也为了同班同学,选择自己咽下了内心的不满与不服,试着消化掉它们。
「就算我理性上很清楚,感性上却压抑不住,这一点我要反省。接下来,我姑且会把你展露的那部分实力看作真东西。至于数学以外的科目,我还是按照以前的判断觉得你还凑合,今后继续作为教你的那方。……这样行吗?」
在朋友关系都可能崩塌的状况下,这个提案无疑非常宝贵。
我自是没有拒绝的理由,率直地点头应允。
「谢谢你,启诚」
我选择用言语表达我的感激之情。
见证了这一切的爱里,这时终于鼓起勇气开口说道。
「来一次和,和好的握手……怎么样呀」
「和好的握手么,不错嘛」
听了爱里的提案,波瑠加也表示同意。
感受到沉重苦闷的气氛渐渐散去,启诚连忙摇起头。
「别啦,怪不好意思的」
波瑠加迅速抓住了想要拒绝的启诚的右手。我的右手也几乎同时被她抓住。
「好啦,和好!」
说着,她强行把我们俩的手凑到一起,强制性地让我们握手了。
我们双方并未做好握手的准备,所以只是手跟手贴在一起而已。
「你们不握手我可就抓着不放了哦?」
「知,知道了啦……!」
也许是觉得这种手跟手贴在一起的、半吊子的握手反而更加羞耻,启诚最后还是屈服了。
就这样,我们二人通过握手,代表正式达成和解。
「我倒是没什么问题了,可明人还有啥情况我可就不清楚咯」
「三三倒没啥问题吧。我估计他就会很平常地接纳隆儿吧?」
「……这倒也是」
启诚稍作思考。考虑到以往明人的形象,他很快就意识到了这点。
「好啦,一切恢复如初。感觉就像悬在心口的石头落了地?」
对吧~,波瑠加和爱里彼此对视、互相赞同。
「这下子,隆儿转眼就成了名人耶……话说……」
波瑠加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瞪了我一眼,然后愣在了原地。
我们3个等着她接下来的话,可她却没有往下说的迹象。
「怎么了呀,小波瑠加?」
爱里担心起杵在原地的波瑠加,朝她搭话道。
这时,她像是魔法解开了似的继续说道。
「哦,啊。嗯,没什么。总之,成了有名人之后接下来可要辛苦咯」
「考满分是不是做过头了?年级第二的坂柳也就91分」
启诚认可了我之后,又担心起别的事情。
「说到坂柳同学,她的所有科目好像分数都差不多吧?」
爱里回想起来。
她的数学考了91分,并且居然其他所有科目都是与此相近的高分。考虑到难易度,她毫无疑问是相当擅长学习的学生。在整个学年中,她无疑是仅次于我的强者。更加值得赞许的是,她并未在类似白屋这种极其特殊的环境中学习过。如此看来,她自称天才也的确不为过。
「我知道她很聪明,但自从OAA的导入,她的实力就更加明显了」
虽说语气里有些懊悔,启诚还是老实地承认了坂柳的实力。
她以往的高分本就毋庸置疑,如今的实力又更上了一层楼。
她是故意稍微放了点水呢,还是开始了课外学习呢。
不论如何,看来她毫无疑问变得比以往更加棘手,更是我不得不击败的对手了。
「作为和好纪念,要不我们等三三社团活动结束之后,到桦树购物中心会合?」
波瑠加的这个提案,在场的学生没有一个拒绝的。

3


时间约在了晚上7点。榉树购物中心门前。
我先到一步,在此静静等待朋友们的到来。
作为引发骚乱的事主,我判断尤其今天不能让朋友们久等比较好。
「果然来的太早了么」
现在时钟刚刚指向六点半。
话虽如此,我并不觉得等待很痛苦。倒不如说这是我为数不多的特技也不为过。
有这么一段能够放空大脑的时间也挺好的。
然而,虽说算不上代价,事情变得有些棘手了。
也就是说,独自一人反而格外引人注目。除了3年级之外的学生,我的成绩对全体都公开了,因此这份关注应该很快就波及全学年。前辈和后辈们的好奇视线恐怕要陪伴我一段时间了。
我暂时无所事事,只是愣在原地。突然手机振了起来,我便拿出来看看,发现是绫小路组的讯息,爱里说她现在从宿舍出发了。其余四人也全都显示已读。
我没告诉他们我已经到了,只是浏览他们几个的状况。
「绫小路君,你在等人吗?」
埋头看手机的我并没意识到,原来是一之濑在朝我搭话,于是我抬起了头。
她的身旁还有同班同学神崎的身影。虽然这所学校以广阔的占地面积为傲,但平常学生所能利用的地点非常有限。因此只要呆在学生们经常光顾的榉树购物中心入口,碰到熟人是自然而然的。
「这之后我要跟朋友们一起吃饭。你们呢?」
这事也没啥好隐瞒的,所以我老实地回答道。
而一之濑和神崎则是没有相互示意就非常合拍地说道。
「我们也差不多其实。对吧?」
「嗯」
神崎简短地答道。但他看向一之濑的视线比看我的还要锐利。
差不多。但这其实是似是而非的事情。
「说来,我看了考试结果。你数学居然考了满分,真是厉害」
「从去年的OAA来看,你过去并没有考到满分的实力」
一之濑并未对我隐藏实力的事情提出任何疑问,而神崎则与她相对,话语里丝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服。
「这其中是有不少缘由的。我隐瞒自己擅长数学一事,是跟伙伴们商量之后才定下来的」
我的说明点到为止。一之濑和神崎的话,是能够在某种程度上理解状况的。
他们应该会自行想象,将我说的内容补充完整。
平时的话说这些就足够了。可这次神崎并没有放缓他的眼神。
「意思是说,你至今为止都只是在隐藏么。看来你似乎比我想象得还要棘手」
「神崎君,你这种说法不太好吧。无论那个班级都会有自己的考虑,当然也有自己的战略啦」
神崎理所当然地接受了一之濑的指摘。
「的确如此。他也没有像龙园那样使用卑鄙的手段。然而我还是有几个看他不爽的地方。一之濑你应该也很清楚,解出那道高难度的题拿满分根本就没那么容易。他说是遵从伙伴的指示——」
神崎正想接着说下去,一之濑便用少见的强硬口吻制止了他。
「绫小路君可不是敌人」
一之濑对神崎那带刺的敌对态度十分不满。的确神崎的这种态度很罕见,但要问这个状态下谁的反应是正确的,那肯定是表露警戒心的神崎这方。
「我们的同盟关系已经解除。2年D班毫无疑问是我们的敌人」
「这……但我们没必要进行无意义的争执啊」
「我们这不是在争执。只是有必要了解对方的真实战斗力罢了」
「绫小路君的确隐瞒了他擅长数学一事,这就是被隐藏的事实」
神崎往前1步,将我同他之间的距离缩到比一之濑更近。
「那除此之外呢?只有数学么?不,怎么可能只有数学。你到底还藏着什么别的能力?去年体育祭上展露的自豪脚力也是依照同伴的指示才隐藏起来的?对我们B班……不对,C班而言最糟糕的,就是你还藏有其他方面的实力」
「然而考试分数是有限度的啊。无论再怎么擅长学习,每一门最多只能拿100分,评价最高也只能到A+。就算全部考满分,和年级第二的坂柳同学之间也拉不开太大的差距吧」
事实上,我跟坂柳的数学也只有9分之差。
即使5门科目都是这个分差,加起来也只有45分。一之濑觉得这算不上什么大威胁。
「我们C班的综合分数还远在这之上。绫小路君拿出真本事缩小的分差,只要让全班同学一起弥补就好了」
「光论笔试的话可能的确如此……可是——」
「神崎君,别再说下去了。你也知道这不是应该在这儿激烈争执的事情吧?」
一向贯彻和平主义的一之濑,担心再这么在这人来人往的榉树购物中心门口激烈争论下去,迟早会引发骚乱。
「看来我确实有点缺乏冷静了」
神崎或许是觉得继续在这里争执下去也解决不了问题,便闭上嘴、无奈地移开了视线。
「我先走了」
留下这句话后,神崎便留一之濑在原地,自己快步消失在榉树购物中心当中。
我们就这么静静地望着他的背影。
「抱歉啦,毕竟现在是这么个状况,神崎君肯定也没什么余裕吧」
一直维持着地位的B班,如今跌落到了C班。
鉴于至今为止的战斗方式已经不起作用,全班不得不转变方向。在这种情况下,他那个样子也情有可原。
倒不如说,这种状况下都能对我和颜悦色的一之濑才是异类。
神崎开始考虑今后行事应当舍弃天真,这种想法是没错的。
「是我错了吗……?」
一之濑也并非完全不理解神崎的想法。
即使理解,她仍然决定贯彻自我。
这和一无所知却一意孤行相比,是有天壤之别的。
「你还记得我过去对你说过什么吗?」
「嗯。『无论何时都要和同班同学一同奋进』」
「今后,说不定会出现像神崎一样打算亲自改变班级而付诸行动的学生,或者是对一之濑心怀不满却只停留在想法层面的学生,甚至还可能会有背叛班级的学生。状况无论怎么变化都不稀奇。只靠一之濑一人守护下来的,曾经的安全港1年B班,已经不复存在了」
一之濑对我这段话的感触,一定比2年C班的任何学生都来的更深。
「无论今后发生什么事情,我都希望你能够信赖伙伴、以保护同伴为先,不懈战斗」
「没问题的。我绝对会保护我的同学。假如这个班上无论如何都必须消失掉一个人的时刻来临,我相信第一个消失的一定是我自己」
这并非虚张声势。一之濑一定会说到做到。
她会肩负起班级状态低迷的责任,率先选择退学之路。
「听了你的觉悟我又放心下来了。然而我有1点不满」
「不满……?」
一之濑一脸不解,心想自己是哪里做得不到位么。
「我决不允许你退学」
有必要让一之濑记住最为重要的一件事。
为了让一之濑在接下来的一年里能够不停下脚步地奋勇向前,这是尤为重要的。
我凝视着一之濑的双眼,将熊熊燃烧的烈焰植入到她眼瞳深处所蕴含的强烈意识中。
我应该给予她的,并非黑暗。
而是永不磨灭的光芒。
若是这份光芒有在错误方向闪亮的可能,将其掐灭即可。
「这,这个……额,嗯……我绝对……会留下来的」
一之濑一边抬头看着我,一边有些害羞地嘟囔道。
「绫……绫小路君真的好厉害……。那么难的数学考试居然都能考到满分」
一之濑为了转移话题,移开了视线说道。
「我这人说不定长处就只有数学哦?」
「那也够厉害了。毕竟你拥有1个以上绝不会输给任何人的武器啊」
「你也一样。你的确拥有不会败给任何人的武器」
「要真是这样就好了……」
只不过,她的身旁缺乏能够好好驾驭这份武器的人才。
我并不是说她的同班同学不够优秀。
这是她所拥有的武器的弊端造成的结果。
也就是强大到能够扼杀全班同学个性的,一之濑的包容力所造成的。
包容孕育天真,而其结果,则是泯灭个性的恶性循环。
「……是时候该走了。在这里太惹眼,而且让神崎君等太久也不好」
我微微点头,目送一之濑离去。
想着我这边差不多也该到约好的时间了,于是我再次掏出手机确认。
「你刚才都跟一之濑同学聊了什么?」
突然,从稍远处传来波瑠加的声音。
我一看,明人、启诚和爱里都已经到齐,正齐刷刷地看着我这边。
看样子在我跟一之濑聊天的时候,其他成员就已经会合完了。
「数学的满分」
「也难怪。毕竟越是学习好的人,就越会在意这次的事情」
我用正当的理由一说明,启诚立马就露出了一副理解的样子。
然而波瑠加的样子却有些一反寻常。
她也没再深入追问,很快就恢复了平常的表情。
明天,5月2号开始,我们即将迎来黄金周。
学生们刚刚顺利通过特别考试,肯定会优哉游哉地度过假日吧。

4


黄金周转瞬即逝,我们重新回归校园生活。
风景还是一如往常,但日常却逐渐开始发生变化。
「……你好啊」
连休刚过的早晨,我在学校鞋柜的附近最先碰面的,是须藤。
这只是跟同学会合,也是开始变化的日常的一部分。
「前段时间你好像挺不容易的嘛。已经没事了吗?」
「没问题的,我还是一如既往,安稳地度过了黄金周」
「是么。话说这假期真是扎眼的功夫就没了」
我跟调整好步调的须藤并排着走向教室。
因为社团活动离开教室的须藤,应该在之后从池或者本堂那里听来了详细情况。
教室里的事情不需要我说明,他应该全都有所掌握才对。
「因为铃音的作战,你隐瞒了自己擅长学习的事情,是吧」
我略微点头表示同意,而须藤则稍稍撅起嘴、别开视线,转而看向正前方。
「毕竟你们从入学开始关系就挺好的嘛。事到如今我算是理解了」
「我们关系并不好。倒不如说当初她还挺对我敬谢不敏的」
「是这样么?不好意思我完全看不出来」
这或许是须藤戴着异性滤镜看堀北才得到的结论吧。
即使我指摘出来也无济于事,因此他这话我就略过去了。
「之后我从洋介那儿听说了。你好像是为我说了好话吧」
「不是在为你说话,我只是陈述事实罢了」
「说是事实,可当时你不是还对真相一无所知么」
「这种事我晓得啦」
须藤有些生气,再次撅起嘴说道。
「你是数学天才这事儿之前是个秘密,那你打架也很强这事儿也一样要保密么?」
对须藤而言,似乎比起数学,这个方面令他更加在意。
「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我装作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然而,须藤已经不是说这话就会退让的人了。
「别装蒜了。我跟宝泉打过一架所以很清楚的。那家伙的怪力是真家伙。他的动作也比我至今为止打过的任何人都要快。说白了他就是个怪物」
须藤表示,正因直接和他对峙过,才能亲身感受到这些。
「我还是第一次在打架的时候感到害怕。那家伙笑起来的样子到现在都还映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说罢,他用左手食指戳了两三下太阳穴。
「感到害怕是么。即便如此,在我眼里,你就是为了堀北勇敢地战斗了」
「那毕竟当时的状况不上不行了呀。那家伙脑子真的缺了根弦」
这我没法否定。我从近距离观察到的,宝泉那份对于暴力的执着心,的确是非同寻常。
「但你其实还是有胜机的吧?」
前几天,须藤之所以被宝泉KO,只是因为受了他的挑衅。
在需要正面对峙的状况下,中了堀北的诱饵后,须藤的全身毫无防备。
从结果而言,那一下成了致命伤,也直接宣告了须藤的败北。
「谁知道呢……要动真格地互殴,恐怕凭打架我是赢不了他的」
须藤绝对不弱。仅仅只是能让身体能力以及协调性出众的须藤讲到这个地步的宝泉,绝非等闲之辈罢了。
恐怕面对宝泉,就连研习过武道的堀北的兄长堀北学,或是与生俱来就有着出色肉体的阿尔贝尔特这种千挑百选的人,在打架的领域里也毫无胜算吧。
「话说,我不是要谈这些。我的事情无所谓啦」
此时,须藤看向了我的脸。
「你……可是用同等或以上的力量,成功将那个怪物宝泉的怪力接了下来。我没说错吧。」
诸如『我只是不小心使出了平时以上的力道罢了』的言辞,肯定已经无法把须藤糊弄过去了。
他很自然地就会把这跟『这家伙就算数学考了满分也并不稀奇』做出联系。


-----------------------------------------------------试阅完-------------------------------------------------------------


密码acgn

1

主题

41

帖子

654

积分

狄瑞吉

Rank: 3

积分
654

最佳新人

发表于 2020-6-20 22:23:5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谢谢分享
二次元亚洲(acgnasia.com)为非盈利性站点,所有内容均为免费,请提高警惕,谨防诈骗!!

193

主题

484

帖子

5024

积分

卢克

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5024

推广达人活跃会员最佳新人

QQ
发表于 2020-6-21 02: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嫖我朋友的实体书去。。。
レム大好き

5043

主题

6816

帖子

158万

积分

团长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1583733

最佳新人灌水之王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0-6-24 20:34:21 | 显示全部楼层
21.jpg
密码acgn

5043

主题

6816

帖子

158万

积分

团长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1583733

最佳新人灌水之王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0-6-24 23:28:11 | 显示全部楼层
全部插图
11.jpg
12.jpg
13.jpg
14.jpg
15.jpg
16.jpg
20.jpg
17.jpg
18.jpg
19.jpg
密码acgn

5043

主题

6816

帖子

158万

积分

团长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1583733

最佳新人灌水之王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0-6-25 00: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录
密码acgn

5043

主题

6816

帖子

158万

积分

团长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积分
1583733

最佳新人灌水之王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20-6-25 00:00:53 | 显示全部楼层
1

(@暗光闇)


○白屋生的独白

此时此刻,高度育成高等学校校内的1年级教室之中。
老师正传授着粗劣不堪、水平极低的课程。
与我同龄的学生们,面对简单到令人昏昏欲睡的问题,竟还在抓耳挠腮。
我甚至产生了自己一个大人正混在一群幼儿园小朋友当中的错觉。
我不止一次地,想要为在这里学习的徒劳,以及宝贵时间的浪费而慨叹。
每当这时,我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出某个人。
因为,光是这样,名曰“憎恶”的感情便会从内心深处喷涌而出,令我回想起自己驻留于此的意义。而力量也会自然而然地倾注于我那握着数位板的右手之中。

绫小路清隆。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知晓了这个名字的呢。
就算试着去回忆,也很难想起准确的日期。
然而我很确定,从我开始记事起,这个名字就已经刻在了我的记忆里。
只要是在白屋学习的,没人不知道这个名字。
这是为什么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比无论哪期、什么年纪的学生都要优秀。
没有一个人能够超越4期生的绫小路清隆。
结果而言,作为完美的范本,绫小路清隆被树立了起来。
一个小孩子,却给整个白屋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我们这些低他一个年级的5期生,应该说受他的影响最深也不为过。
据说,那个男人无论面对多么过激的培养方案,都能留下出色的成绩。
然而,要说的话,我也一样。我在5期生当中的成绩一直都是出类拔萃的。
我一直都在证明,我是比所有人都优秀的天才。
可是……天才如我,却一次都没有被夸奖过。
其中缘由,应该不用我说明了吧。
教官嘴里,永远是同一句冷冰冰的话。

『1年前的绫小路清隆比你厉害得多』

无论我如何努力,无论我的成绩多么拔尖,却依旧得不到认可。
得到的,就只有追上那遥不可及的、宛如神一般的存在的命令而已。
跟我在一个房间里学习的人当中,还有人开始『崇拜』起被神格化的绫小路清隆。
真是丢人。
本来接受的是成为第一的教育,却自己放弃成为第一。
这种人,怎么可能在白屋里生存到最后。
到头来,用不着我嗤笑,那群人一个个都被淘汰掉了。
然而,我也并非完全没有变得弱气的时期。虽然的确没崇拜他,但我曾经怀疑绫小路清隆这号人物其实并不存在,只是为了激励我们而被捏造出的架空人物罢了。
教官们肯定是看透了我这种感情。
某日,我接到教官们的指示,被带到了外部的人使用的参观室当中。
虽说隔着层玻璃,不过在那里,我第一次用肉眼确认了绫小路清隆的存在。
他根本不可能知道我正看着他,只是轻描淡写地留下了令人惊诧的成绩。
直到今天我都还记得,看到他的身姿,不知不觉间,我竟瑟瑟发抖起来。
然而,要问我是不是感觉像看到了神明,我会强烈否定这一点。
不是这么回事。那个存在是我们的仇敌。
『崇拜』是不行的。只有『憎恶』,才是能够奋发自我的重要感情。
没错,令我全身颤抖不已的,正是名为憎恶的感情。正因我无时不刻地憎恨他,才成功在白屋中留到了最后。
说到底,崇拜、憎恶之类的,不过是个体的私人想法或是感情罢了。
对组织的人而言,学生们怎么想都是次要的。
白屋的最终目标,并非创造能成为第一的人。
而是将研究确立下来,从而量产卓越非凡的人类。
这才是白屋的存在意义。
不论是自己还是绫小路清隆,只要是成功例,具体是谁根本无所谓。
正因如此——失败例毫无价值。
也就是说,如果绫小路清隆被选为成功例,那现在正做这些学习的我,存在意义又将何去何从?
只会被当作失败样本之一,毫无价值地结束一生罢了。
多么悲惨的末路啊。
我将会跟那些被淘汰的学生们落得一个下场。
我怎么可能认同这种事情。
无论采取何等手段,都必须得证明“绫小路清隆”并非第一。
必须得让组织认可,我才是那个成功例。
而千载难逢的机遇,突然就降临到我的身上。
绫小路清隆打破了命令,拒绝回归重新运作的白屋当中。
拜此所赐,从未与他有过交集的我,获得了接触绫小路清隆的机会。

——没错。

能够直接埋葬他的、独一无二的机会终于来临了。
为此,常识这种故弄玄虚的玩意,还是一股脑抛掉比较好。

按说的话,杀掉他……其实也是解决问题的1个办法。

密码acg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本版积分规则

违规用户举报|Archiver|小黑屋|免责声明|二次元亞洲論壇

GMT+8, 2022-12-4 23:3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免责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资源和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
Copyright © 2018-2022 acgnasia.com.All rights reserved.email:acgnasia@hotmail.com